請先后再發布主題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30天
選擇瀏覽方式:
#山里人都熟悉巴根草。這草纖細柔密,生長旺盛,雨浸霧潤,潔凈如新。它生長的地方,其他草很難再有機會鉆出來。以前起蘆壁屋,是裹蘆葦桿的好材料。人坐上去,又軟和又結實,像床上鋪的稻草。加上前面的奶云嶺,再笨再傻的人也會浮想聯翩。 關鍵詞:大山,柚子樹,女人短篇小說山山嶺嶺笑逐顏開一       自從老婆要在家里帶孫子,不再跟他住工棚之后,隔一段時間,肖國銀渾身就會起火氣。虛火一上來,滿口腔跑馬,牙齦腫痛,舌頭生瘡。醫生說是口腔潰瘍,問題不大,就是搞得你幾天吃飯喝水不痛快。不過,每當這時候,老婆就會來電話,像掐準時間來的,像看到肖國銀的狼狽樣子之后來的,很靈。每次總有合適的理由:廚房燈泡燒了,衛生間下水道堵了。搞得工友們聽到他老婆打電話來,就喜歡笑他。但都是甜中帶酸的笑,是羨慕他有個通情達理好老婆的笑。       說他胖,肖國銀還得意洋洋地左右歪兩下:個板板的,這輩子還離不開老婆哪?老婆比“清火丸”還效果顯著!       昨天,口腔有點異樣,他用消炎止敏牙膏刷了兩遍,只阻擋了一陣兒。他心里想,莫非老婆又要打電話來了?       果不其然,他老婆像頭頂上掛的碘鎢燈,把他看得一清二楚,又打電話來了。肖國銀暗自高興。       工友們一邊下道渣一邊打趣他:"你家的燈泡怎么光買些水貨,一安上去就燒???"    “哎……別吵。我聽不清楚,你大點聲音。"       現場,石子兒從馱料機車上往火車道兩邊下傾,嘩啦嘩啦聲音刺耳。       他老婆柳聰兒拿出當年喊山的勁兒,放慢速度,一字一頓,“我們家來了個楚老板,說是你熟人,找你有事,看你能不能回來一趟?!?nbsp;       “哪個楚老板?”        “說是跟你在醫院門診室一起掛過吊針?!?nbsp;      “哦……是他呀,想起來了。他找我什么事?”     “沒說。你們男人的事,他怎么會跟一個姑娘婆婆說呢?”       上次,肖國銀也是火氣沖破嘴涎皮,有點嚴重。離家太遠了,只得到醫院掛點滴。       醫生看肖國銀身體很好,隨便聊天"取經",“師傅,今年有六十多歲了吧?”“六十六啦?!薄斑@么大年紀,還在外面下道渣,蠻佩服你們哩!”     “山里人,只有一把傻力氣,攢著沒用。使出來渾身還舒服些?!?nbsp;    “干這么重的活,你的腰椎頸椎都沒得毛病吧?”“沒得?!薄啊摺??”醫生說的“三高”指: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F在的人,生活水平高,得這些病的人越來越多?!耙矝]得?!薄澳悄闫綍r吃的一些什么藥……噢,不是。吃的一些什么好東西?”     “吃的什么藥?跟兒子下力干活就是吃的藥?!?nbsp;       “哦……” 醫生點頭,“懂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旁邊一位掛藥水的中年男子十分羨慕地盯著肖國銀,“老哥,你是有福之人哩。剛才醫生說的這些病,全部集中到我身上了。我被整得像廢人,一年有一半時間,不是躺在醫院,就是在去醫院的路上?!?nbsp;      肖國銀一笑,“這些都是富貴病,我們山里人很少得?!?nbsp;      中年男人說:“老哥,我蠻想看看你們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每次進山都沒好好看一下,也沒得山里親戚。老哥能不能留個地址?我們這樣……也是緣分?!敝心昴腥擞悬c不好意思,因為這種情況下說“緣分”,不合時宜。       肖國銀很大度,“沒事。山里人好客,歡迎你來?!?nbsp;      中年男人喊身邊服伺他的一個年輕人用手機很認真地記下了肖國銀的聯系方式,順手遞過來一張名片。      肖國銀很少接別人的名片,沒仔細看就收進了口袋。       老婆提起這個人,他才從枕頭底下摸出名片,就著亮光認真瞅上面的內容?!扒G南市昊功集團公司董事長:楚昊功”      工友質疑,“什么時候,一個房地產老總能親自給名片到你?”     “肯定是地下撿的,拿回來唬我們的?!?nbsp;      肖國銀反駁說:“他找到家里來了是事實啦?”     “也是啊,個板板的。如果真是楚昊功,工地那么多,隨便一個窩兒都能干幾年。肖國銀,你接個工地,我們以后就跟你干了?!?nbsp;    “噓……瞎說!”肖國銀趕忙制止,“小心隊長聽到,下你的課?!?nbsp;      肖國銀請了假,搭上返程馱料機車,往家里趕回來。        二       肖國銀在外面干得時間長,干活認真負責,肯下力氣,認得的人也多。這個老板那個老板都想要他邀的一班人,每年過年,老板們上門拜年,悠悠沓沓,大車小車跑到他家門口,成了名車匯。      肖國銀出高鐵站,站在公路旁邊,正打算瞄一眼來來往往的車,看有沒有熟人搭便車。一輛天藍色的三蹦子車吱的一聲,停在他身邊。       “像是肖哥啦?”來人五十多歲,身材瘦小,形象跟粗獷的三蹦子相比,反差有點大?!拔沂呛笊降年惏?,剛送完侄兒子上火車就看到你了?!?nbsp;    “哦……”  肖國銀有點印象。竟陵大山,前村后店的人很多,許多只能看個面熟,認真講又喚不上姓名。       陳矮子卻知道肖國銀,曾求他帶到鐵路上打工??赡苁侨碎L得精瘦,怕扛不住重體力活,一直沒機會捎帶出去?!澳氵@是回家修燈泡???”       這故事他都曉得,可見關注肖國銀不只一天兩天?!安皇?,有人找我有事?!?nbsp;    “噢,上車吧,我送你回家?!?nbsp;     “謝了?!?nbsp;     現在,山區公路都修得很寬,就是彎彎繞繞高高低低始終無法避免。人坐在車上,搖搖晃晃,飛上飛下,還蠻舒服。竟陵山太大,山山嶺嶺起伏坡道又陡又長。三蹦子爬坡,空車都要冒兩回黑煙。下坡時,可就爽歪歪了。油門一放,檔位一空,三蹦子像飛機,嗚嗚嗚地直往下墜,心臟不好的人可能會暈過去。雖然電視里老說空檔開車危險,可山里人開熟練了,開起經驗來了,手腳非常靈敏,幾乎能夠直上直下。如果搭的是外人,下坡前,司機一般會問你有沒得心臟病,免得樂極生悲。       三蹦子開到一道斷壁下面。      肖國銀喊:“陳師傅,我就在這兒下了,你停一下?!?nbsp;   “在這兒下?我還是送你到家吧?”    “不用啦,那么轉要轉一圈,太遠了。我想操近道走回去,是一樣的?!?nbsp;    “不礙事,我今天又沒得事?!?nbsp;    “謝了,我還想到山那邊一塊蔥田去看看?!?nbsp;    “哦……”陳矮子不好再堅持了。他吞吞吐吐地說:“肖哥,下次出門一定記得帶上陳矮子???”     “好,我一定記得。我搭過你的車,肯定有印象的?!标惏訚M面笑容,深踩油門疾駛而去。三蹦子屁股后面吐出的一圈圈黑煙,能代表他此時的喜悅心情。       同樣是每年年一過,前村后山都有很多人來找肖國銀,都希望混個熟臉,排位在前面一點。因為,工地上需要的人有個數,如果要七十人,你排在七十一位的話,會相當失悔。選人,基本上肖國銀說了算。      有一回,選中的人年紀偏大,老板問肖國銀,“還有沒有稍微年輕一點的?”      肖國銀說:“要我們,就是這幾個,現在愿意出來干活的人找不到幾個了。不要我們,就回家引孫子去?!?nbsp;      事情臨頭,老板生怕這幾個人都丟了,“行行行,上車上車?!?nbsp;      斷壁高聳入云,頂上有幾棵柏樹藏在山石后面,樹巔子挑起白霧。像山里媳婦披著頭巾,伸頭向崖下張望,看山下回來的是不是自家男人。       看上去,斷壁像刀削的一樣光滑齊整,只有鳥兒能飛上飛下。肖國銀找到一條裂縫,扯一根老山藤,手腳并用,攀著石頭往上爬。這是他常走的路,走了近一輩子。開始是求媳婦,接對象到家里耍,后來走丈母娘,一年跑的趟數自己都記不清。那根老山藤吊在斷壁中間。肖國銀爬一截,抓住老山藤,往外放出一截。像跳繩一樣晃悠翻卷,最后一使勁,繩腰掛上一塊大石頭,便噌噌噌地往上再爬一截。如此三番兩次,一眨眼功夫就沒影了。肖國銀年輕時,腿力腳力強健,可以攀藤直上直下?,F在,年紀上來了,采用這種方法上山下山,既輕松又安全。        三白色霧靄,緩緩流淌。     肖國銀喜歡往這里走,喜歡這里的一路景色。每處景色,季節不同,韻味隨之變化,魅力無窮。      肖國銀攀上來的地方,叫果云嶺。站在這里,朝南邊望去,一座座山,大小勻稱圓潤,很有規則地堆放在一起,像超級放大版的果盤。絲絲飄渺的白云輕浮山間,清晰地分出一個個果實的邊沿。也像清洗過水果之后掛在上面的水汽,在陽光下閃動亮光。果云嶺的景象,仿佛看上去就能飽肚子,和肖國銀外出一段時間以后看到老婆柳聰兒時的感覺一樣。正規詞匯叫“秀色可餐”。       柳聰兒做姑娘的時候,跟隨母親撿雞糞撿到肖國銀的村子。那時候沒有化肥,種田全靠農家肥。撿雞糞掙的工分很高,家家戶戶起早貪黑地撿,還有人帶著干糧米飯外出。       這次出來,母親就背著午飯。       太陽當頂,柳聰兒的肚子咕咕叫喚開來?!皨寢?,我餓了?!?nbsp;    “好,我們吃午飯,找一戶人家討兩碗水出來喝?!?nbsp;      母親帶著柳聰兒找到一幢大瓦房門口,看見一位嫂子正在簸箕上翻曬芝麻。      母親討出來兩碗水。      這位嫂子熱情地端出兩把椅子讓母女倆坐。      嫂子邊忙活邊盯著柳聰兒邊拉話,“這姑娘長得蠻俊俏呢!說了婆家沒有?”      母親說:“還沒哩,你們灣里有沒有合適的兒伢子們?”       嫂子眼睛放光,“我兒子正好沒找,我們倆就搭個親家吧,行不行?”       母親看了一眼大瓦房,“條件這么好,你兒子還沒找嗎?”     “呃?!?nbsp;   “兒子呢?喊出來我看一眼?!?nbsp;   “兒子不在家,上水利工地了。大姐留個地兒,兒子回來,我叫他去找這姑娘,行嗎?”      “行?!?nbsp;      回家的路上,母親問柳聰兒的意見。      柳聰兒說:“人家隨口一說,您還當真???”     “也是啊?!蹦赣H眼里的希望之火悠然熄滅。       誰知,一月之后,肖國銀真找到柳聰兒的村里去了。正向人打聽,剛好問到柳聰兒名下。       柳聰兒心里一震,小臉緋紅,害羞地逃跑回家,一下子撞到母親懷里,“媽媽,那個兒伢子找來了?!?nbsp;    “誰找來了,沒頭沒腦的?"     “那個撿雞糞說的兒伢子。"     “喲……真找來了?”     “找來了?!?nbsp;    “你慌什么?進屋洗鍋去,準備燒茶?!?nbsp;      女婿來了,稱為“嬌客進門”,是大喜事。山里丈母娘待客最高禮遇就是打四個荷包蛋,謂之“燒茶”。       就這樣,肖國銀和柳聰兒成了對象。來來往往,經常走這條小道。年輕人,腿腳快,走路幾十里不在話下。       第二年端午,肖國銀接柳聰兒到家里來耍。兩個年輕人邊走邊講,慢慢騰騰,半天沒到家。      太陽從樹葉縫里穿進來,灼熱腦殼,提醒了肖國銀,“我們快走吧,媽媽要著急了?!?nbsp;      柳聰兒說:“不慌,我走累了,多歇會兒腳?!?nbsp;      柳聰兒領著肖國銀來到樹林深處,坐到一灘巴根草上。從這里可以看到對面的奶云嶺。奶云嶺,是兩座精致的矮山,幾乎一樣形狀,一樣大小,活脫脫的一雙女人巨乳。雙嶺之下,白云平流,亦如女人仰躺的酥胸。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引得四方過路人嘖嘖稱奇。       山里人都熟悉巴根草。這草纖細柔密,生長旺盛,雨浸霧潤,潔凈如新。它生長的地方,其他草很難再有機會鉆出來。以前起蘆壁屋,是裹蘆葦桿的好材料。人坐上去,又軟和又結實,像床上鋪的稻草。加上前面的奶云嶺,再笨再傻的人也會浮想聯翩。柳聰兒借山借霧,借景借情,主動而又含蓄地向肖國銀表達了心意。       第一次,肖國銀如醉酒一樣四臉鮮紅。熟悉之后,可以牽手了,可以“豬哥”背了,有機會肖國銀都會不聲不響地往這里來。柳聰兒緊緊摟住肖國銀的脖子,也不吭聲,滿心歡喜,笑逐顏開。
我1977年秋從我們村里的學校轉入皂市中學讀高中。我們村里的學校原來是一所只有三四個班的小學,我五年小學畢業要升初中,學校也隨我一起升初中,我兩年初中畢業又要升高中,這一次,學校好像不想再陪我往上升了。說上級決定,我們那屆在村里畢業的初中生,就近轉入皂市中學讀高中。當時,別說心里有多高興。 我真的擔心還要在村里那個破破爛爛的學校繼續讀完高中。不然,我們那位親愛的楊老師就會把我們從小學一直教到高中畢業。1977年秋季開學,我們全村二十多個同學高高興興的背著書包來到皂市中學報到。踏進校園,看到寬敞的林蔭道,整齊的校舍,明亮的教室和那深綠色的課桌,個個都有說不出的激動和興奮。皂市中學成立于解放初期,是天門一所老牌重點高中學校。文革前主要面向天門以北地區擇優招生中學生,據說每年高考都有考上武大、華工、華師的學生,考上省外的也有南開、復旦和人大等知名學府的嬌子。十年文革期間每個小公社都興辦起高中,每個大隊也就相應辦起了初中。皂市中學也就停止了對外招生,她只招收皂市鎮居民和皂市鎮管轄幾個郊區的子女,周邊公社生產隊農民的子弟只能到所在公社大隊讀書。我們是皂市中學在文革后第一批從農村來的學生。時隔多年后,學校突然涌進了一群土里土氣穿著破爛的農村孩子,全校師生都感到有點新奇。學校把我們來自沿河、上付、蔡家、鐘劉等幾個村的50多名學生單獨編制成一個班,叫高一(4)班。那時候城鄉差別非常大。農村來的學生和皂市鎮上的學生也有著明顯的區別。鎮上的學生都是鎮行政機關、事業單位以及天門水泥廠、農藥廠、樹脂廠等幾十個廠礦企業單位干部職工的子女,或者是鎮上居民的子女,或屬于皂市鎮管轄的花園、楊秀、二龍等幾個郊區的子女。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全部都是城市商品糧戶口。每人每月不僅有糧票、布票、油票、肉票,父母有體面的工作,家里有一定的經濟來源,一句話,他們的生活與農村有著天壤之別。鎮上學生與農村學生最顯著的主要區別還是表現在穿著上。鎮上無論男生還是女生穿著漂亮時髦,打扮洋氣。那時候我們只是聽說“的確良”他們身上就穿著“的確良”,我們從未見過皮鞋他們腳上就穿著皮鞋,我們從來沒有過早的習慣,他們每天早晨手里不是拿著鍋盔油條,就是提著饅頭包子邊走邊吃。有幾個同學手腕上還帶著亮晃晃的手表。相比之下,我們農村來的學生顯得非常寒酸,上衣和褲子到處都留著方形、圓形和三角形等大小不同形狀各異的補丁,有的同學腳上穿的鞋子大指頭還露出在外面,走路時后跟一走一搭,邊走邊響。我們不僅沒有早餐,就連中午飯也沒著落,空著肚子上半天課,中午下課了急忙往家里趕,每天來來回回四躺要走十多里,路上要花三個多小時。隨著天氣漸漸轉涼,起風下雨,道路泥濘,上學經常出現遲到。村里有個好心人給我們聯系了鎮上一家搬運站的食堂,中午為我們搭伙蒸一砵飯,這樣我們從家里帶著大米到搬運站食堂換取飯票,一斤米換八兩飯票,扣除二兩作為加工費。從此我們中午就不用再來回往家里跑了。皂市是一座有三千多年的歷史的古鎮。據說是古風國之都。皂市與竟陵、岳口并稱天門三大鎮。皂市鎮是我小時候心中的大城市,是我兒時無比向往的地方。童年時,我常積攢一些牙膏袋、雞胗子、烏龜殼之類或撿一些破破爛爛的小東西,拿到鎮上一家廢品收購站去賣,然后又到副食品店換糖果吃。有時候天不亮就爬起來跟著父親去上街賣菜,賣完菜后父親總會給我買一碗面條或一個鍋盔。上學后,把過年時父母給的一點壓歲錢拿到鎮上去買小人書、鉛筆、白紙、橡皮擦等學習用品。有一天去鎮上,我來到一個小書攤,正巧看到一本書。一下子全身像被魔法給罩住,蹲在地上盯著書目不轉睛一遍遍地翻看,直到那位管書的爹爹用手指輕輕地敲我的頭,說要回家了,我才把書合攏,恭恭敬敬遞到他手里,依依不舍地離開。記得那本連環畫書名叫《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那時候鎮上的居民把來自農村里的人稱之為“鄉滴人”或“鄉里滴”。這種稱呼久而久之便成了他們的口頭禪。那些居民根本就不會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三個字是對農村人的一種不敬和歧視,他們心里總是認為自己要比農村高一等。上學路上,我們農村學生衣衫襤褸蓬頭垢面,走在街上,居民門時常會投來一種異樣的目光,他們稱呼我們是“鄉滴娃”或“鄉滴學生”。每次聽到“鄉滴娃”“鄉滴學生”這樣的稱呼,我總是低著頭快步離開,心里一陣苦澀。我的一個同伴,個子高,身體結實,人長得非常英俊,有一天放學回家,從幾個人的面前路過,其中一個人用手指著他說,“看,這家伙從小就長得是個挑草頭的身材?!蔽业耐轭D時臉色煞白,心中一團憤怒的火焰難以發泄??上攵?,這對一個貧寒的農村少年來說自尊心是一種何等的傷害!莫說鎮上的居民這樣欺視我們,就連鎮上有一條狗也是如此。那時候,每天上學我們必經一座弓形的古石橋,叫西大橋,橋頭附近常有一條狗在那里溜達。這狗渾身污垢,看上去像是一條野狗。但它遠比我們灣里那條又高又大的黃狗要神氣的多,走起路來大搖大擺,它毫不畏懼來往的車輛和行人。更奇怪的是,這家伙好像也知道我們是從鄉里來的學生,它只要看到我們從橋頭經過,隔老遠就對著我們一陣亂叫,那瘋狂的犬聲也毫不掩飾地透露出自己屬于鎮上的一種優越感。校園里也有極少數鎮上的同學對我們瞧不起。有的同學笑話我們衣服上的補丁,有的笑話我們腳下不穿襪子,有的笑話我們每天不過早,還有的笑話我們說話土氣等等。高一上學期,學校每周還有幾節勞動課。有一次,我們一年級四個班的同學在一起搞勞動。在學校以北三四里路遠的地方有一塊棉花田,那天勞動課的任務就是把田里的棉梗運回學校,每一個同學背上背著一捆棉梗往學校走,老師領著兩百多名學生,像一支行軍打仗的部隊很是威武雄壯。同學們陸陸續續把 棉梗背回到操場后,管后勤的領導一看離放學的時間還早,他又要求我們把棉梗堆起來。堆棉梗這樣的活兒,鎮上的學生肯定不行,有幾個不服輸,爬上去試了幾下,很快就敗下陣來。我們農村來的同學干這種事個個都是能手。我村子里一個發小他自告奮勇一個健步就翻越上去,利利索索一把一把將棉梗往上堆得整整齊齊。不一會兒就堆上了頂,在同學們地一片喝彩聲中正準備下來的時候,奇跡突然出現了。由于用力過猛,褲子上的那個卡鉤忽然繃斷了,一剎那間,褲子滑落下來。我們農村學生是從來不穿內褲的,這時,下身赤條條地暴露在大家面前,老師和同學們先是一愣,隨后就轟然大笑,女生低著頭捂著臉邊笑邊往后躲,男生笑得瘋狂、笑得人仰馬翻、笑得死去活來,甚至有的歡呼、跳躍、還在地上打起了滾。班主任老師見狀,趕緊解下自己的皮帶扔了上去,他系好后才慢慢地下來。我們從農村來的學生本來就有些自卑不自信,說話顫顫驚驚,走路生生怯怯。面對這些異樣的眼光和嘲笑,更增加了我們的自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矮他們三分?不假,我們確實是來自農村的鄉里人。我們確是衣服破爛、土里土氣。但是,我們有權力來這里學習文化知識。我們同樣也有一顆追求知識追求夢想火熱的心。那種異樣的目光和歧視性的稱呼,雖然挫傷了我們一定的自尊心,但擋不住我們每天上學的步伐,動搖不了我們追求知識實現夢想的信心!于是,我們橫下一條心,發奮努力勤奮學習,一定要在學習成績上不輸給他們。1978年春我們進入高一下學期,科學的春天綠滿神州大地??茖W的春風也吹進了我們的校園。期中,學校舉行了十年文革后的首次數學競賽,我們農村來的幾個同學,在這次競賽中幾乎囊括了所有的名次和獎項。記得我是以79分遠遠高出第二名十多分的成績獲得第一名,而鎮上的學生只有一個拿到三等獎。這一下轟動了全校,老師和同學們從此對我們刮目相看,紛紛向我們投以無比仰慕的眼光。教我們課的幾位老師在學校的地位也大大提升。班主任宋紅英老師教我們語文,宋老師身材魁梧,性格沉穩,工作認真負責。宋老師像一位慈祥的父親,對我們既要求嚴格,又細心關愛,每天清晨無論有沒有早自習,他總是站在教室門口迎接我們的到來。他經??嗫谄判牡膶ξ覀冋f:同學們,你們明天是穿皮鞋?還是穿草鞋?就看今天你們如何刻苦學習。數學課張德全老師是一位溫和、斯文、穩重的人,走路不慌不忙,講課慢條斯理。當年武漢師范學院畢業回皂市老家教書,在學校一直得不到領導的重用,常有一種懷才不遇的傷感,這次他所帶的班,學生在競賽中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也讓張老師在 學校好好地揚眉吐氣一番。物理課老師老師李中明是天門縣城的人,大學畢業分配來到皂中教書,生活非常隨意簡樸,煙癮極大,事業心極強,他特別喜歡我們農村來的學生,第二年我們住校,飯后他有事無事都喜歡跑到我們寢室里去看一看,有時還到我們床上坐坐聊天,噓寒問暖格外親切。高二上學期他還帶我到天門參加全縣物理競賽,那次雖然沒有獲得名次,但李老師對我希望不減。我喜歡張老師的數學課,也喜歡李老師的物理課。我們還喜歡后勤主任夏老師,夏主任說話聲音不大但語速很快,辦事走路總是風風火火,他像一位慈愛的父親給我們很多關照。讀一年級時,每次勞動課不是在北面那塊棉花地里干活就是在校辦工廠做塑料包裝袋,印花、封口、包裝全部都是機器操作。夏主任生怕我們農村學生不熟悉流程,給身體造成傷害。他總是忙前忙后在我們身邊,耐心細致地手把手地指導。我們也很喜歡賴校長,高二時他還帶我們政治課,賴校長是福建人,文革前武大哲學系畢業分配來皂市教書,他小時候在農村沒少吃苦,因此對我們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賴校長常用自己成長得經歷來鼓勵我們農村學生努力讀書考上大學,教育我們一定要用知識改變命運。1978年秋進入高二。學校重新調整了班級,校領導將四個畢業班中成績較好的同學組成了一個快班,也叫重點班。這樣我們部分農村來的同學和鎮上的同學就混編在一個班里了。通過一段時間近距離的接觸和相處,農村和鎮上的同學都建立了很好的同學關系。同學之間相互關愛、相互學習、相互幫助,情誼與日俱增。其中,我與許多同學還建立了終身不忘的兄弟般感情。記得有一天上夜自習,突然刮起了大風氣溫陡降,我身上穿的很單薄,鄰桌方永紅同學看到我冷得快頂不住,他馬上跑回家里,拿來一件羊毛背心給我穿上,讓我既溫暖又感動,這件事過去四十多年了,至今都難以忘懷。石新華、彭宣橋同學經常和我在一起探討學習上的問題,宣橋還多次帶我到他家里去吃飯。郭波常把自己的課外資料借給我學習,有時從家里帶來“參考消息”等報紙雜志給我看。艾建紅、艾建東兩兄弟有時跑到我們寢室去聊天,學習緊張時講些笑話活躍氣氛緩解壓力。劉金學、梁建楚同學常常從家里帶來糖果花生等小吃和我們分享,彭宣橋、劉建文同學幾十年如一日和我保持著兄弟般親密的感情。等等等等。班上有一個女同學,長的眉清目秀、五官端莊,臉上泛著桃花色的紅暈,嘴角露出一對甜美的酒窩。一頭烏黑發亮的秀發扎著兩條不長不短的辮子悠然的落在背后,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能把冰雪融化。皮膚雪白細嫩,身材勻稱豐滿,走姿優美動人。我想歷史傳說中的西施、貂蟬等四大美女也應該就是這個模樣吧。她是同學們公認的?;?。全校男生無不傾心仰慕。她,就坐在我的右前方。令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她常常在趁人不備的時候,喜歡扭過頭來沖我回眸一笑。我不明白,那時候她為什么會沖我回眸一笑?我不知道是什么觸動了她那顆山泉般清澈的少女之心。至今我還沒有弄清楚這其中的奧秘。

淚中陪餐

文學 12-17 16:25 閱讀 2596 回復 1
淚中陪餐 文/愿意看的人       凜冽的寒風裹夾著初雪橫掃江南大地,將三九四九的嚴寒提前送到這里,穿著厚厚的冬裝的人們三三兩兩提著香紙走在山間的小道上,為他們逝去的親人送去紙錢,愿故人在那邊過得好、幸福。我這個凡夫俗子也不可能超越世俗,在冬至時節也必然會上墳祭拜親人緬懷恩情、寄托哀思。        昨天,我踏著殘存的積雪來到被蒼松環抱的云山,父母就安葬在這里一處朝陽山排之中,周圍是一片靜謐,只能偶爾聽得鳥兒唧唧的叫聲,對于我的到來它們突然騰起,將樹上的積雪撒落下來,飄落到我的身上,還有幾片雪花飄落到頸子里顯得格外的寒冷。來到墓前我喊了一聲:“爹爹母媽,兒來看您了!”不禁淚從眼出,只是此時無法跪拜,因為大量的落葉和荒草已經覆蓋了整個墳墓,我不得不拿出柴刀砍去雜草,砍來松枝將墓地打掃干凈,做完這些我才擺上祭品斟上酒,燃紙焚香,跪地祭拜。此時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不禁奪眶而出,將一張一張紙錢送入火中焚燒,心中默默禱告:愿爹娘在那邊過得如意幸福,無病痛襲擾!這些規定的祭祀程序完畢,掏出香煙先給爹娘各敬一根,然后自己也點上一根,坐下來想與他們說說話,面對一杯黃土不知從何說起,只說了一聲:“爹爹母媽,我也退休了?!?nbsp;然后就靜靜地坐在那里,眼前都是過去的時光,想起了母親用醬燉的雞蛋羹的滋味,想起了寒冷的冬日寫字凍紅的小手插入父親溫暖的懷中,如此種種一幕一幕飄落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然而眼前的墓碑和那一堆黃土讓我明白已是遙遠的過去。今天我能為父母做些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是在清明、冬至上墳擺上一杯酒,燒些香紙,流出一些懷念的淚,其他也再無孝道了。突然我想到包中還有沒有吃的早點,便拿出一只包子放在墓前,說:“爹爹母媽,兒無法為您們盡孝了,吃只包子算是陪餐了?!闭f完嗆著淚水啃著包子,這時的包子究竟是啥味已經不知道了,咽下去的不僅有包子應該還有淚水。吃下無味的包子只能讓我癱坐在那里,任憑寒風吹拂卻渾然不知,直到渾身寒顫才站起裹緊棉衣,開始收拾祭品。在我離開時望著墓前的那只包子仍舊完好無損,這時已回到現實中的我深知剛才的陪餐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是想象中的陪餐罷了。

時光

文學 12-16 22:48 閱讀 2692 回復 1
昨晚做夢又夢到你了。夢里明知己離校多年,卻又重返畢業季。中午時分,我從食堂往宿舍走,一路上碰到好多年青人,有同學也有不認識的。一些人端著飯碗,一些人拿著行李,大家都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我走到宿舍樓下,入口管理室旁是一大片又高又直青翠的竹林。正沿著竹葉掩映的小徑向宿舍的入口走,卻聽到一陣輕脆的笑聲,只見有幾個女生正在竹叢中照相留影。我還納悶,夢中依稀記得宿舍前沒有竹林,就在這一怔間,看見你笑盈盈的從竹叢中走過來,穿的是圓領白T恤和墨綠色的及膝短裙,短發齊耳,在竹葉的映襯下,全身上下籠罩在一片碧光中。你邊笑著朝我揮揮手,邊問我,A4,你行李收拾好沒?我又是一怔,心里蕩起一片暖意,雖在夢里,心底卻隱約知道你我俱己畢業多年??擅鎸χ闳珲r花一般盛開笑顏相問,仍讓我心神蕩漾,面上卻還是靦腆的笑笑。等回過神,你己離開,又走入竹叢。 我趕緊上樓回到宿舍,卻看到同室的同學都已離去。我拿上行李箱,一轉身間又到了宿舍樓門口。竹林已然不見,卻又看到你拉著行李箱和幾個女生正從宿舍區往外走。我一側身,等你們走過身邊,很自然的伸出手,幫你把行李箱拉過來。你很默契地笑著看了我一眼,就和女伴們說笑著往前走,我拖著行李箱跟在你們身后,卻也是春風得意,步履輕快。 轉念間,就到了火車站。進站一看,卻是虎丘的山門,好多人都站在千人石的平臺那。人群中有你也有其它同學,我卻己站到你身后。你揮起一只手指著什么和同學們說笑著,另一只手往后一揮,我卻悄悄的伸手握住你的手指。你回頭看了我一眼,只是一笑,手指翻動也將我的手握緊。 這一剎,夢境又變,只有我倆攜手靜立在星空之下,夜風習習,身前是一條流水潺潺的清溪,水聲清越。溪邊的灌木叢中,有不多的幾只螢火蟲閃耀飛舞。我牽著你,一起走向溪邊,螢火蟲的光在水波的映射下,如點點星輝,映著你的臉,柔光中能清晰地看到你流淌的眼波。 一剎那,夢境己變,己然回到了童年時門前的池塘邊,蛙鳴陣陣,荷香撲鼻。再一回首,你己不見,卻見我三姐一手舞著蒲扇輕撲著流螢,一手拿著裝有螢火蟲的玻璃瓶,叫我幫忙去抓。 現在回想起昨夜的夢境,幸福滿滿中也有些許的惆悵。長夜有你入夢,醒時興奮中卻又悵然若失。感嘆時光的流逝,很多的美好,無論是兩心相悅的甜美還是手足情深過往,只能在夢中展現。夢醒回味,卻也足感溫暖!
正在努力加載...
提示
請使用手機APP發布,去快速安裝
韩国色一级视频在线观看